江临临临临Lin

春风得意马蹄疾

孑(金凌x金光瑶)

妈耶叔侄超好吃!!

YoonYi_:

“除了你的那条狗,你还有什么真本事?”


 


还以为你是金麟台未来的主人呢!”


 


“真是一人一狗闯天下。”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引得众人哄笑一堂。正是年少的意气,本就是谁也服不得谁的年纪,脱口而出的话也没有人顾虑后果。少年只疏狂,所有的后果自有父母担着。


 


笑声带着战胜的傲慢远去,印在金凌脸颊上的泪痕中。


 


父亲的音容已失了颜色,母亲的怀抱早是触不可及的温暖,思念如同一尊苦釄,由天意酿成,历久弥香。而当刻意遗忘的泥封被剥除干净,清香满室,便一发不可收拾。


 


“阿娘、呜呜呜……”金凌用衣袖抹了抹眼泪,望着仙子担忧的目光,举目无亲的悲戚涌上心头,哽咽失了声。


 


皓月高悬,湛蓝色的夜空裂出一道清辉,洋洋洒洒倾泻了嫦娥在月宫的孑然。


 


金凌坐在地上背靠着假山,寻了个还算舒适的姿势不肯离去,抱着仙子发愣。“我该怎么办啊?舅舅也还在生气……”小叔是一定不会来找自己的,后半句淹没在夜色中,却仿佛被仙子听去了,这只陪伴在小主人身旁的黑狗“咕”了一声,未知可否。


 


月在空中,众星捧月,死寂中的鸦声,鱼池中的水涟声,远处画廊的谈笑声……属于金凌的,大概只有此刻的一片昏黑。


 


 


远处一点明亮在天地这盘陈年古墨中缓缓游动,渐近。金凌睡过去了,但仙子警觉地动了动耳朵,挣出了金凌的怀抱露出獠牙,蓄势待发。


 


那点光亮停在金凌身旁,仙子安静地再次趴下。


 


“阿凌、阿凌、醒醒、回去睡罢。”似是涓涓细流淌过,任是何人听了都不忍心怪罪的声音。好熟悉啊,谁来着……


 


——小叔!


 


金凌被这个突兀的念头吓醒,透过琉璃宫灯的斑驳光亮,描摹出一幅无双的玉面。不勾唇先溢出三分笑意,不启步亦成全春风杨柳三月天。


 


敛芳尊,金光瑶。


 


“阿凌,”未有百分责怪的意味,轻快又些许俏皮,“怎么睡在这儿了,当真以天为盖地为席不成?”这是金光瑶讲给金凌的故事中一个侠客的所为。


 


金凌被引得发笑,难过、委屈、不甘瞬间被这面前的笑容扫净。“小叔,我……我……”金凌不知道该怎么说,又不想提。于是伸开双臂,做了个委屈的表情,道:“我腿麻了,起不来了。”


 


金光瑶会心一笑,转过身把琉璃宫灯放在地上蹲好,方便金凌爬上自己的背,又一手托着他一手拾起灯起身。


 


循着花径往回走,金凌默默地把脑袋搭在金光瑶的颈间。好香啊,金凌不禁想,小叔为什么总是对我这么好?


 


“阿凌,”金光瑶将宫灯递给伸在自己胸前无所事事的手,用两只手托着正要下滑的金凌,“那些孩子也不见得有多坏的心思,你与他们到底不同,将来是要做一宗之主的人,不可以意气用事。”


 


金凌诧异于小叔竟然知道了事情的起末,心中略感平复。又因听惯了江澄的非打即骂,面对人生少有的温言细语竟不禁泪目,“可是,”一阵踌躇,小孩子终究是不会有所顾忌的,“他们说小叔的孩子才会是下一任宗主。”


 


童言无忌却冻住了金光瑶的笑容,他用力向上托了托金凌,侧首看着近在咫尺的金陵的小脑袋,“你不就是小叔的孩子吗?”


 


金凌失去父母极早,也是没有人说过他是自己的孩子这种认亲的话,如今这话在耳旁,清晰,干脆,不带丝毫犹豫。金凌一时语塞。


 


刹那无言,金光瑶怕金凌多想,忙补充道:“如果你愿意的话,小叔没有别的意思。”


 


“当然愿意了!”金凌身体快过思维地抢答道,生怕错过这个机会小叔就会不要自己一样。“我想当小叔的孩子,我想我一出生就是小叔的孩子……”


 


“……”


 


金凌偷偷侧目打量旁边的侧脸,“啵”的亲了一口。


 


金光瑶的脸瞬间红透了,不好意思转过来直视金凌“阿凌!”


 


“小叔,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吗?”


 


“嗯。”金光瑶怕显得敷衍,又补充道:“会的。”




每个人生来都是一个,但还好上苍仁德,我们终会遇到另一个人,心心相惜,走过这短暂但冗长的一生。




我们不孑然。



生孩子小番【德赫原创】

磕了这颗德赫糖,满足了🌞

褚唳:

赫敏生第一个孩子,产房门口
“女孩!”德拉科咬着指甲狠狠地说,他扔了十个金加隆“肯定是女孩,我做梦梦见了。”
“男孩,就是男孩。”哈利和罗恩一向和马尔福小少爷反着来,两个人摸了一遍兜里的边边角角凑了五个金加隆出来。“金妮说,赫敏的孕吐反应肯定是男孩。”
霍格沃茨的草药学隆巴顿教授想象了一下一个和马尔福一样的小子坐在教室里他不禁打了个冷颤“女孩,我也觉得肯定是女孩。”纳威扔了五个金加隆。
“你们几个是不是有毛病!”布雷斯抱着自己刚满月的儿子看着几个人“我也赌女孩!”他扔了三个金加隆。
“男孩男孩!”乔治大声嚷嚷着,他可受不了一个小赫敏在旁边转来转去。
当然这个赌局被三个韦斯莱太太,一个波特太太,一个隆巴顿太太还有一个扎比尼太太发现之后,被迫终止了。被骂的最惨的还是亲爱的马尔福少爷,刚刚几个和他赌男女的好兄弟瞬间站在自己老婆的战线上,纷纷谴责他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好像刚刚兴致最高昂的不是他们几个一样,德拉科听见产房里一声尖锐的婴孩的啼哭,他有些颤抖。
“马尔福先生,恭喜恭喜,是个女孩。”德拉科笑着接过那个小包裹,他看着和赫敏长得那样像的小丫头,她瞪着冰蓝色的大眼睛看着自己,其实他哪里在乎男女,只要是赫敏生的都是好的,他不过想要一个和赫敏长得一样的孩子罢了。
“我的敏可。”
众所周知,德拉科偏爱自己的女儿不像样子,他总是忽略那个和自己长得简直一模一样的儿子,他的官方回应是,生那小子让他妈遭罪了。
第二个孩子,产房门口变得安静多了,除了那个抱着自己五岁女儿嚎啕大哭的金毛治疗师,他听见赫敏在里面一声一声的尖叫,德拉科恨不得自己进去替她生孩子。
“爸爸,没事的,我查了书,分娩都很疼的,你不用担心,妈妈很坚强的。”敏可拍着自己哭得梨花带雨的亲爹有些无奈。
“德拉科!”赫敏在产房里尖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那个刚刚还在哭的金毛拎着魔杖气势汹汹地进了产房,赫敏看见那个脸上还挂着泪痕的男人冲助产士咆哮道:“都给我让开,会不会接生!”
“德拉科,你快出去。”赫敏有气无力地说着。
“用力,马尔福太太。”赫敏气喘吁吁地闭上眼抓住身边德拉科的胳膊。
“啊!”两声惊叫从产房里传出来,五岁的敏可坐在门口的椅子上,听见自己亲爹的鬼哭狼嚎无奈地摇头

太可爱了吧!天天就是天天🙈

饭卡不要丢:

    攻组的聚会(秀老婆)

   画师微博:kummle(授权转载)